早晨的电车

来自推特 @sake_dong

“你经过了地狱般的古战场的一周。与无法休假的麻烦工作和客户搏斗,深夜里强提着精神和咖啡一起周回着230万的数字,在通勤路上补觉,不小心坐过站的电车上你计算着又错过了多少的时间。”

“在最后那个即将结束的早晨里,你琢磨着在手机的小屏幕上最后开始一次普罗丢斯,即时没带耳机似乎也能听见不小心触碰时,棕红色短发女人“邪魔”的叹气,你苦笑着确认着流行趋势,技能点数和每个房间的辅助触发。这是第四季度第4周。已经是终盘的阶段。但是手机上点白条总是容易失手,你在犹豫着是否还要去打歌姬盛宴,还是……”

『电车即将到站,请各位旅客抓好扶手——』

“那仿佛是突然某一种瞬间的停寂让你抬起头。一位有些眼熟的女生带着耳机从你面前走过。”
“她穿着黑色的外套,发梢有一些些的上翘,暗红色双肩包懒塌塌的挂在背上。”
“这一瞬间你想了一些事情,想了很多事情。”

“想着真的棕红色的发色会不会因为染发被教导老师训,个子好像比想象中的还要小一点可爱。想着这条线上具体有哪些学校,是这一站吗。想着这几天干眼症是不是比较严重,前些日子去医院约医生开的两三瓶眼药水感觉没有什么用。“
“想着按照前几分钟来看排名应该是能在线内的,领先不少,这次用的vi周回和vo周回比效率总觉得还是不够。想着古战场的排名真的有意义吗,这样影响生活的自我满足究竟满足了什么。”
“想着是不是不应该去模仿勉强自己喝纯黑的苦咖啡,加糖加奶还是有不错的味道。想着同期进公司的同辈们都已经快离职完了,只剩下自己还在勉强撑着几个人的活,也不知道是否有上升的机会。想着希望今天不要有加班今晚回去能彻底补一觉。”
“想着——”

“下一个瞬间。就好像每天电车上都会有的,上上下下的无数的女高中生一样,就好像每天早上都会在这通勤班次里往返的千万人一样,那个女生自然的走了出去。”

『请各位旅客——』

车门发出好像是排气一样的声音。
车门滑动着关闭了。
“你视野里的那个女孩淹没在出站的人流中,找不见了。“
”随着电车的出站,车窗外也重新回到你往复了几十遍,几千遍的日常风景。低下头,手机屏幕还亮着。”
“……”
她也没有说话。


写在后面的话:

虽然这图不是特别好()但是我第一反应是“幻影”,一下就有了点子,直接摸出来了。第一稿中间那段想法比较短,然后最后直接停在了走出视野,很干净其实,但是苦逼社畜感不够所以还是加了几笔。也不一定好,总的来说还算满意。

说实话,也不能说是不妙的幻影呀…。

高中时期某个学姐的故事

那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
那时候因为没什么事情,就加入了学校的工艺部,主要活动就是制作一些小手工艺品。
小装饰啦,小摆件啦,之类的。
部里人也不多,大部分都是女生。这也是很正常的吧,不如说像我这样因为不知道加入哪个部,结果被拉进来的男生才是少数。

因为以前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即使只是简单但小物件,也会手笨各种失误。幸亏部里有一位很温柔的学姐,常常来指点教导。她总是温柔的笑着,“这里呢需要注意哦…”

不过有的时候,很少的时候,会看见她显露出有一些寂寞的微笑。
那时候的她,眼里似乎是望着另外一位即将毕业的高三前辈。

在高三生即将毕业的前夕,我被分配到班级的值日担当。提着整理完的垃圾,晃悠悠的走去教学楼背面的垃圾处,在拐角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对话。
“前,前辈!那个——”
有点耳熟的声音,是那位桑山学姐。…所以,现在是…惯例的那种?
こ く は く?
“那个——请,请收下这个!这个是我前几天做的…护符…祝…祝考试顺利…”
声音越来越轻,几乎要听不见了。
似乎可以想象,总是微笑着的桑山学姐通红着脸的样子。
“嗯,谢谢你,千雪。很精致呢,有了这个护符,一定会顺利的,考试。”
“嘿嘿…还,还有一件事!”
“嗯?”
“那个..那个..”
……
……
“我…!…我,我也想和学长考上同一所大学。”
…这是大失败了吧,连我也能意识到。不过不知怎的,反而有点暗暗的庆幸。
“啊哈哈,那要努力了哦,偏差值还是有点高的。我会等着你哦。那,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哦”
“嗯..嗯!再见!”
前辈从另外一边走掉了。
“哈…”学姐长叹了一口气,自语着“又没说出口呢…”
然后也慢慢的离开了。
只留下我一个提着两大袋垃圾,还傻乎乎的靠在墙角望着天。

学姐到最后也没有成功的表白。
在前辈毕业后,她的眼里也再没有像那样存放过其他人的身影,她还是温柔的笑,温柔的指点。
但是那天那样…虽然我没有直接看到…那样的声音,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道划痕。
在部活结束,大家收拾东西准备离去的时候,我总是不经意的会去回头偷看,她是那样的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细琐的编制着不知道会给谁的护符。放学的夕阳穿过部室的窗户,在她的身上勾勒出橙色的轮廓。
真美呀。

高中的时间总是过的那么的快,上学,放学,考试。聊天打屁,偶尔有点活动,最终很快的结束。
学姐也毕业了。

桑山学姐好像最后没有考上和学长相同的大学。或者就没有投对应的志愿。
但是谁知道呢?我最后也没有和她很亲密,有次打着玩笑的语气问过一次,她啊哈哈糊弄着,看到她抹似乎能渗出寂寞的笑容,我也没有能忍心再问。

然后我也毕业了。
我本来成绩就不太好嘛,于是就没有选择进学,直接在家附近的一家小工厂里干活。

又过了一年还是两年,前几天因为公务,从九州到东京来办公。
东京总是有太多地方所没有的东西,密集的人流,时髦的少年少女们,嘈杂的广告和街边发的传单。整座城市都像是在热烈的奔跑,不知道会去向哪里。
我逆着人流走着,怀疑是不是和这里不太合适。

这个时候,似乎听到了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歌声。抬起头,在路边的大显示屏里,又一次看到了学姐的身影。
啊,原来现在是成为了一个偶像了啊。
她唱着跳着,像是花一样绽放着。

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会偷偷看着某个人呢,是否还会因为没说出口的话而错过呢。

虽然我自己也是,就是了。

推特:@ricopower87

ps:也是因为推特图点子摸的小短文儿,写于3月22日。
第一稿是上班时间摸的,记得那天还挺开心的。

『第二年半』

“哈ーー”
早上樋口圆香从睡梦里苏醒,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大叹一口气。
做了噩梦的感觉。
望向窗外,今天还在下雨。

这阵子一直在下雨。
最开始是入秋的多雨,潮湿着绵延了很长的日子。前些天又来了从海面上登陆的台风。yahoo新闻满面的大雨和津波警报,学校也停了课。
但是等到台风眼的那天,所有的一切却又诡异的像是不存在。
能从电视里看到台风掠过的边缘有多大的风浪…这边倒是风平浪静,甚至太阳都要能看到了。

被憋坏的hinana兴奋着拉着3位幼驯染出门玩(“你是哪个品种的大型犬吗?”当时圆香这么说。“但是但是,不是很有趣吗~~难得的台风眼~~”),最后发现这风平浪静才是真正的错觉。
没错,随便转了几圈就被台风的暴雨教育了。
“呜哇,完全湿透了…”
“哈哈~但是~hinana很开心~~”她踩着水在雨里跑来跑去。
“恩,不错呢,难得的。”这个家伙也只会瞎玩。
“大,大家先找个地方躲雨吧!”

四个人站在车站的遮棚下,身上的水像是刚捞出来一样,从头发往下啵哒啵哒的往下落。
“怎么办…要回不去了…”
“一会就会停的吧~”
“这个是台风,停不了的吧。”
“嗯——要被挂起来了呢,那边的树”
“啊哈~~真的看起来好危险~~”
“你怎么这么开心。”
“晚、晚上还有和P的碰头会…”
“因为很难得呀,大家好久没有这么玩了~~”
“嗯,很久没有了,这样。”

很久没有了。
这是noctchill出道的第二年半。
在所有年数的数字上+1,看上去只是一点点的变动,却也藏了400余天的光景。
粉丝的数量变多,这是最明显的变化了。
逐渐增长的推特关注数,日常自拍下的点赞数。(有的时候在深夜里会有种隐约的恐慌,“原来我们现在在被这么多人看着啊。”)
再也不会有无人的演唱会。(hinana倒是觉得没有观众的舞台也有独特的乐趣)
杂志封面的出镜次数,新闻网站的标题,逐渐增多的工作。
像是一座金字塔,一日日一层层的往上累加。
当然或许是最重要的,回到她们自己。

“圆香前辈!生日快乐!”
“呀哈~圆香前辈生日快乐~”
“嗯,今年有记住。生日快乐,樋口。”

年龄,同样+1。

小小的屋子里(还是在惯例的聚会地方,浅仓家的2楼),4个人抽空碰面,祝福的生日歌声和烛火一起飘荡着。
“谢谢大家。”
“许愿吗?樋口。关灯喽。”
“嗯……”
她却一时间想不到什么愿望。
希望工作能够更多?不是。
希望偶像能做的更好?也不是。
希望能和她一样?其实也…没有。
希望能够摆脱某个烂好人?……。
希望大家能关系更好?似乎,也不需要许愿。
“圆香前辈在许很~复杂的愿望吗?”
算了,那就,愿一切顺利吧。
她闭上眼——
这个瞬间,歌声也停了,仿佛世界都暗了下来。

她不知怎的想起去年6月份的事情。
“浅仓,老师问你交进路调查表。”
“啊……“
“不要装傻,你听到了吧?”
“啊哈哈。忘记掉了,彻底的。樋口已经交了吗?”
“还没。”
“什么嘛。那——写什么呢——”
“要么就写偶像?像现在这样。”
“嗯…感觉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实感呢,偶像。和学校也没太多差别的样子。”
透将圆珠笔横着顶在上嘴唇上,慢慢往后仰。天花板上的电风扇一圈一圈的转着。

那个6月的时节里总是有着无止境的虫鸣,让人听得倦怠。印象里那天气异常的好。天很蓝,很干净,云也很少,飞行器在遥远的空中,拉出分割开天空的白色航迹线。
什么都慢悠悠的,没有个定数,像是那时候的她们。
“会摔下去的哦。”
“平衡感可是很好的,前天还被舞蹈老师表扬过呢,我。”

后来具体写了什么,樋口圆香已经没有印象了。
可能也就是随便填了点什么交上去了吧,按照透的性格。可能和高一第一次调查的时候一样,宇宙人呀,乌贼人呀,之类的。

随着偶像名气的进展,也不会再有老师来盯着这个事情了。

到了现在,高三的十月份,只为了出勤数到学校上课的她们,和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也已经有了明显的隔阂。
原先熟悉的同学逐渐陌生,搭话聊天总是能在2句以内结束,还有有些讨厌的偷看和低语。
偶尔会有低年级的学妹在休息时间进来要签名,倒是曾经完全没有预想过的事情。

“下的很大呢,雨。”
“这句话这周已经说了第五遍了。”
“嗯…那,再说一遍。雨下的真大啊。”
“六。”
“走吧?去教学楼背面的雨棚那里。”
“今天小糸和hinana都有工作,没有来学校哦。”
“欸?是吗?还是去吧,教室里总觉得有点讨厌。闷闷的这种空气。”
“…嗯”

这是她会做的。
她一直都是这样。
毫不忌讳的样子。直率的,纯粹的,却又总是能恰巧抵达的。
很多时候圆香会想,那些娱乐节目的MC介绍noctchill说是“透明感十足”的偶像,当然,包括她自己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也会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这个词,这种组合的印象色,其实只是“浅仓透”一个人带来的色彩吧。
是她的色彩。
她能轻巧记得那些只见了数面的人,能敏锐的捕捉到歌曲的情感、舞蹈的步伐。能简单的逗笑,能直截的触心。
或许还有,总是能,很自然的面对他。

可能这就是所谓“天性的偶像”吧。

她睁开眼,对侧的她的双眸在黑暗中也闪闪发着光。

“——香前辈?要一口气吹灭哦!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那~3” 这是这一年里依然总是在嬉笑的hinana。
“欸?要倒数吗?2,2!” 这是一直努力练习,同时还维持着学力的小糸。
“1。” 这是一如往常的自然的浅仓透。
“呼——”

我们都可以这样一如既往的下去吗。
我可以吗。

“HAPPY BIRTHDAY!”​​​​x3

(有新的信息)
生日快乐。樋口圆香。
新的一年也一起往前迈进吧!
from P


惯例的在末尾絮絮叨叨几句。

整个思路其实是6月份定的,然后写了一点丢着了,拿出来改吧改吧写成庆祝樋口圆香生日的完整的短篇…
想写的主题还是变化吧。除了关系性之外的,更切实的外界的年数增长的变化。
官方不能增长的时间就自己来……
明年就写毕业!(指高中)
但是散着散着有些写不动了….后续硬凑的不满意(加上时间到了)就直接抹掉了进行一个完。

具体的自我评价…怎么说呢,感觉味道还不够,意思到了,味道还不够。明明能写的更明显,更明确的阴雨味…不过其实..也还行吧?
好像还是不太行orz

好久没写文了,更久的是没写非shiny相关的文,虽然N组很香….最近才反应过来其实是不是对自己不太好,整个心力都投入在这个环境中,属于自己的那种幻想就有些失散…嗯…不知道怎么讲。
不过本来一年也就写不了多少(死
无论怎么说,樋口圆香是好的。是真的…喜欢上爱上的角色。
啊哈哈,继管人和tc生主之后回到了2.5次元企划的虚拟角色。
不过这个也算是原作写的特别好就是了。

本来是27日生日当天要发的,结果突然博客权限坏了,没办法登录,很神奇。周末才开始研究这个,折腾了一圈是某个文件权限莫名其妙关了。但是现在自动更新依旧不太好用…总之先用,改天还是把博客整个重装下吧…

又及:微博上丢的是把p的内容删了的(虽然也没两句
哎我就是没办法特别直白的写这种对角色的爱。P和圆香的关系性就完全,几乎,没办法写。
所以有的时候还挺羡慕群里某个一天大概10个小时发情各种dd的群友。。(当然很多时候也觉得挺恶心挺烦的x

再及:吐槽要比正文更长了w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

毕竟、一色彩羽是个很难缠的人

line 1

高中毕业后,侍奉部宣告结束,雪乃出国,团子的学力并不足和他一个学校
毕业典礼的时候,一色偷偷的对大老师说
“我已经放弃叶山了喔,新的目标嘛…先保密嘿嘿”
毕业典礼后和雪乃的告别
宛如日常却又彼此都知道大概再也不会有机会再相见的一句“那,再见”,站在校门前看着雪乃有些单薄的身影对着这边挥手,然后坐入黑色轿车,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他知道她的道路他无法做到同行…

被心中的烦绪所困扰,在大学中的比企谷昏沉度日
他如同僵尸般行尸走肉的上课,下课,休假,在宿舍读书。一年时间很快过去了
那是某个和往常一样的黄昏,从图书馆出来后,却听到了似乎是久违了的声音
“哟,前辈”
转过身,她的身影在日落的夕阳下散发出光芒
和曾经一样的笑容久久没有失色
“你怎么在这”
“推荐啦推荐啦,还要多谢前辈当初推上的学生会长职位,加分不少呢”
“呐,不带我走一圈吗?这么久还是这么冷淡让人好伤心的”

 

line2

周末雪之下找大老师出来商量事情,结果在咖啡厅吃饭的时候被一色碰上,误以为在约会的一色调侃了两句大老师之后转身离去,他没有看见她转身后复杂的表情。
到了上学时候两天没有见到一色身影的大老师觉得有些奇怪,短信也没有回,因为复杂的心理原因也不太想主动去找一色…
毕竟在校园里还是风评不好的呢,主动去找的话对她来说也不太好吧,大老师这么想着,却逐渐越来越在意一色。
又过了两天,终于忍不住的大老师主动给一色打了电话
“啊啊,是一色吗,最近…”
“对不起,您正在拨的这个电话号码的人,现在好像不太想和前辈说话的样子。”的,如此被打断,然后挂机了。
到底是怎么生气了…大老师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想不明白。

又过了几天,到了学生会的某个活动上。
身为学生会长的一色因为自己也心情郁结的原因出了差错。经验不足的一色不知所措,向叶山请求帮助——但是却被拒绝了。
“其实一色你是知道的吧,你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但是一色想起那个周末,大老师和雪之下坐在咖啡厅喝咖啡,带着笑容交谈的样子…
她放弃了,自暴自弃似的,躲进了学生会室中。

这时候大老师左手支着头,一边看着窗外骚动的样子,右手反复的在手机的播出键上,似乎不知道是否要点下去。屏幕上的联系人名字是——“一色彩羽”

最后,是叶山找到了在教室里仿佛冷漠旁观一样的大老师。
“一色真正在期待的东西,一色真正需要的东西,我是无法回应的。而且,你别想躲在幕后逃避责任。你明明知道,一色在你面前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一色。”
比企谷八幡大概明白了什么。
他第一次,并非出于他人的委托,而是自身的意志,走入了那个学生会活动指挥部。
骚动很快就被平息了。

傍晚的学生会室中,昏黄的夕阳从窗口斜斜的照下来,一色侧坐在桌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大老师拉开房间的门走进来。
“呐,一色——”
“前辈这个笨蛋…”好像是什么很轻的,听不清的少女的低语。
“欸…?”
一色转过身来,以往明亮的眼睛中似乎带着一点点晶莹,然后是,突然爆发出来的,压抑许久了的低吼。
“前辈这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现在怎么变成好像我离开前辈就什么都做不好了!都怪前辈!再这样下去大家的评价会更差的!”
“什么果然一年级生还是不行啊,什么花瓶一样,漂亮但是不会做事啊…什么的…”
“我…我才不想输啊…”
“都怪前辈!前辈这个笨蛋!”她用手背抹着泪,从大老师身边跑了出去。

而他犹豫了许久,没有追上去,走进房间。
在那个学生会长的位置上稍微坐了一会,理好散落的文件,关上窗,锁上门。
在锁门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背后有什么柔软的,倚靠过来的感觉。

随后是还带有一点点哭腔的声音。
“今天谢谢你…还有,不许离开喔。要负起责任来呢,前辈。”

 

“记得,以后要叫彩羽哦,前辈。”
这是,在大老师作为杂役助手加入学生会之后,某个时间点,透过风,遗留下的语句。

 

//这是如上文所说的,最近正在“厨”的角色,原作小说“大春物”中作者渡航将这两位的互动写的非常有趣,一色彩羽这位角色魅力十足。

另外一方面,动画的配音大概是终于选择了让人心满意足的配音,虽然有时候还是有瑕疵,但是还原度已经很高了。
如此如此,再加上脑补能力和笔头刚好空缺,所以脑补了一下这位角色的单独路线…happy ending

 

还有一些杂乱的想说的。
在讨论时候大家也有提到,几乎所有的irohafags(4chan那边用来称呼这位角色的厨)实际上都并不看好这条路线会有的结局,原因就是剧情结构,整体思路,戏份安排等等。
这种配角必然的悲剧感可能也成为了这个角色所附带的魅力之一。
这可以被称之为“超游”的魅力吧。仔细想想还挺有趣的。
具体超游的感念可以谷歌下,我这里也一时间讲不明白。

还有像是厨角色的这方面内容,在前一篇碎片里也有提到,这里不再(懒得)再做更细致点的展开了。
暂时就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