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的隧道

“去哪里转转吗?”
5月3日的深夜里,她收到了来自浅仓透的短信。
“欸?”
“难得的golden week,休日,反正是。”

深夜里的电车站只剩下醉醺醺的大叔,节假日还在加班的疲劳社畜。
她们考虑了一会买了一个很远地方的车票。
“有钱了嘛,浅仓。”
“很好听,这个地名。”

窗外的灯火在看不清的夜景中往后飞逝,眯着眼去看的时候能甚至拉出了长长的残影,她倚着窗沿,彼此没有说话。

经过一个长长的隧道时,除了她们所在电车之外的一切景物都已经离去,除了她们所在电车之外的一切声音都已被掩盖,世界只剩下所乘坐的电车,电车发出的轰隆隆的轨道声,还有在身旁的浅仓透。

好像是不知道何处的某个地方,有某个时钟指向了0点。

“18岁了呢,我。我们。”
“嗯。生日快乐。浅仓。”


大概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终于从水面探出第一口气。
驶出隧道的时候所有的声音都回来了。
instgram的提示音,Linegroup的消息,短信,和电话
电波将她们重新链接回去,成为某个世界的一部分。
“生日快乐 from P”
“怎么圆香前辈又和透前辈偷偷出去玩~hinana也要~”
“生、生日快乐!今晚也在透前辈家里碰面吗?”

“真开心呢。生日。”
真开心呢。她按下休眠键,手机的屏幕暗下去了。


写在后面的话:

本文是5月4日凌晨摸给透的生日贺文,一开始没想写的,刷推特刷了几篇短文琢磨着自己也摸一小段算了。最初预想是写生日那天浅仓喊P一起出走坐电车去不知名的远方,结果摸了2句发现写起来还是透圆顺手…最后这样有点圆香コミュ的味道…嘛毕竟是担当嘛!

早晨的电车

来自推特 @sake_dong

“你经过了地狱般的古战场的一周。与无法休假的麻烦工作和客户搏斗,深夜里强提着精神和咖啡一起周回着230万的数字,在通勤路上补觉,不小心坐过站的电车上你计算着又错过了多少的时间。”

“在最后那个即将结束的早晨里,你琢磨着在手机的小屏幕上最后开始一次普罗丢斯,即时没带耳机似乎也能听见不小心触碰时,棕红色短发女人“邪魔”的叹气,你苦笑着确认着流行趋势,技能点数和每个房间的辅助触发。这是第四季度第4周。已经是终盘的阶段。但是手机上点白条总是容易失手,你在犹豫着是否还要去打歌姬盛宴,还是……”

『电车即将到站,请各位旅客抓好扶手——』

“那仿佛是突然某一种瞬间的停寂让你抬起头。一位有些眼熟的女生带着耳机从你面前走过。”
“她穿着黑色的外套,发梢有一些些的上翘,暗红色双肩包懒塌塌的挂在背上。”
“这一瞬间你想了一些事情,想了很多事情。”

“想着真的棕红色的发色会不会因为染发被教导老师训,个子好像比想象中的还要小一点可爱。想着这条线上具体有哪些学校,是这一站吗。想着这几天干眼症是不是比较严重,前些日子去医院约医生开的两三瓶眼药水感觉没有什么用。“
“想着按照前几分钟来看排名应该是能在线内的,领先不少,这次用的vi周回和vo周回比效率总觉得还是不够。想着古战场的排名真的有意义吗,这样影响生活的自我满足究竟满足了什么。”
“想着是不是不应该去模仿勉强自己喝纯黑的苦咖啡,加糖加奶还是有不错的味道。想着同期进公司的同辈们都已经快离职完了,只剩下自己还在勉强撑着几个人的活,也不知道是否有上升的机会。想着希望今天不要有加班今晚回去能彻底补一觉。”
“想着——”

“下一个瞬间。就好像每天电车上都会有的,上上下下的无数的女高中生一样,就好像每天早上都会在这通勤班次里往返的千万人一样,那个女生自然的走了出去。”

『请各位旅客——』

车门发出好像是排气一样的声音。
车门滑动着关闭了。
“你视野里的那个女孩淹没在出站的人流中,找不见了。“
”随着电车的出站,车窗外也重新回到你往复了几十遍,几千遍的日常风景。低下头,手机屏幕还亮着。”
“……”
她也没有说话。


写在后面的话:

虽然这图不是特别好()但是我第一反应是“幻影”,一下就有了点子,直接摸出来了。第一稿中间那段想法比较短,然后最后直接停在了走出视野,很干净其实,但是苦逼社畜感不够所以还是加了几笔。也不一定好,总的来说还算满意。

说实话,也不能说是不妙的幻影呀…。

『YOUR/MY Love letter』感想

献给你我,献给所有人的情书

​​​在初始的预告里,就选择了便利店店员的视角来做这个预告。
当时我就有猜测是否是会在这期活动里使用较多的路人视角,能有一半吗?结果没想到shiny所做的突破比预想中的还要大。

偶像大师从初始的街机版开始,玩家就是作为一位『producer』存在,去进行养成,培育。
在全作品中大部分内容是会去写小女孩们的成长,个人梦想,个人改变的实现,也正因此会有“偶像大师其实是体育作品”之类的发言评价。
而在这之外,会去填充的写小偶像们之间的关系性,以及她们和“你”也就是玩家的关系性,这样经营出一种虚构的恋爱作为一种卖点。
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要吸引人嘛。plove这个点从miki开始,再到shiny里众人所知的plove ranking,可以说是无法回避的因素。​

但是这种写法终究会导致一种问题。偶像——粉丝这两者应当是缺一不可,互相注视的存在。在选择P作为主视角,玩家成为P之后,写了这么重的P/偶像关系,为了一定程度上避免视角的混淆,导致了粉丝这个存在的缺席。
现在这样偶像的最终成长、最终成功,基本会用某种泛述来展现,“发光”“变的闪耀”“成功的演出”,或者我现在还印象深刻的本家动画里,观众席上选择P,小鸟,社长,来作为观众的代表见证,表达感动。
这种取巧的做法也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还是有一些空洞的。

在shiny的前叙中也使用了大量的路人角色。毕竟作为一定程度上会去试图造就真实氛围的文本,不可能只存在偶像和P。除了粉丝之外,登场过的还有业界关系者。杂志记者,综艺节目导演,搞笑艺人,他们基本都作为一种单次使用,强写作目的性的存在。
当然,随着文本深度和质量的加深,这样的路人角色也逐渐丰富起来。在本期活动前,印象最深刻是圆香landingpoint中出场的偶像,在圆香的个人剧情里划下了较重的一笔。

到了我们本期アルスト的剧情活动。
在这期活动中,极其少见的选择了“一般人”作为活动文本的主视角,基本上占了全篇4/5的内容。
——IT业界的销售女士
——便利店打工的大学生
——退出了演出部,有些自卑的高中女生
——高校的年轻教师
——年长的老爷子​

文本中从他们的日常起,细致的去描绘了他们的困扰,苦楚
“无止境的便利店打工、单调往复的日常”
“自卑于无法改变的自己”
“明明是老师,但是没有老师应有的样子”
这些挫折点选择的非常当代普世。

除了都面临这种困境之外,这些“一般人”的共同点是,都是アルスト的粉丝,或者生活中都有アルスト存在着。
会在工作结束后听电台、会在SNS上刷amana的tag,会每天在便利店的广告中听到アルスト的歌,等等。
最后一点是设计的非常巧妙的一点,视角是预告中的便利店店员,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听到アルスト的便利店广播,还有甜花的倒数报时。在这种固定的时间去进行工作上的作业,倒垃圾,收拾、种种
她们的声音融入,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成为了无休止接待工作的一个间断点。

文本之外整体的演出也依然保持着气氛

常见的红灯的“停滞”
独白时失色的文字框
以及本期活动中在shiny中首次使用的简介背景
年龄/职业/身份​

在路人主视角的时候是这样使用的,在视角切回我们的小偶像之后,还是使用的相同的格式​

年龄/职业/身份

这是一种“相同”,在脱离了偶像/粉丝关系之上的“共同”,共同的“人”。

就是这样的共同。
销售女士会碰到工作困扰,牙膏忘记买,完全不想动的疲惫。
​千雪也会有太忙碌导致牙膏忘记买,工作辛苦,回到宿舍之后脱下大衣就直接瘫倒在床上的场景。
这种共同抵达了一种共感,抵达了一种理解。

偶像和粉丝之间的理解。

这样的理解在第六话开花结果。
3人共同做客的深夜电台,她们笑着互相招呼,惯例的问候,读信——然后在千雪的话语中展露出了这期活动的野心。
“我经常使用大家这种说法”“但是实际上”“都是由每一个人组成的”
她的指出像是拉开了一层帷幕,那是前面所一直去回避的帷幕,是一种揭露。
偶像们的粉丝们是实际存在的,每个粉丝都有着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困境,自己的故事。

“请告诉我们,你们/你的故事。”

深夜里,尚未熄灭灯火的城市上空,话语化作电波展开了翅膀,划过已经熄灯的图书馆,穿过寂静下的坡道,掠过尚有车流的大街。这双翅膀将每个“人”所连接起来。连接起心意,连接出鼓励和勇气。
也对屏幕前的我们所展现了这种关联。

久久不回复,困于工作的IT业女儿和大龄父亲,互相认识了的高校教师和自卑女学生。
话语可能会失真,但是心意终究能传达到。
在这之上,去传达,这件事也很重要。
面对支持着我们的人——『頑張ろう』
“每个人都是唯一的,重要的”“要有勇气去踏出一步”

这些有些鸡汤的温暖的话语/想法,在综艺节目中、广播里中或许是有意的,或许是不经意的说出,抵达了“他们”的内心。得到鼓励,然后,拉开厚重的窗帘,看向前方。

可能这就是“偶像”的存在吧。

本期活动还是绕着“偶像”是什么这种核心议题来写作,就是这样突破性的站在了粉丝的视角,去写这个不可避免,甚至不可或缺的概念。
偶像所能传递的情感关怀,一种倾听,以及一种虚构的陪伴。
虽然可能会说是资本主义陷阱,或许也没错,但是当shiny在前叙用了如此长的文本来写“她们”自身之后,这种虚构的情感关怀也成为了一种“真实”,虚构的构想成为了实体。尤其是片尾的便利店小哥的偶遇,或许也就是这个构造的一种表达。

在这之上,这最后一个部分再提升了这个主题。
虽然小偶像们融入成为了便利店小哥生活的一部分,但是也只像是某种无机质的存在,对于只是熟悉了歌和声音的他来说,走出自己生活的困境全部是由自己所作出的决定。
如果说前文里主要写的是是由“偶像”→“一般人”的鼓励,对于没有辨识出小偶像声音的银之介来说,来到深夜便利店的amana也只是某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是另一个“名もなき人”。
他主动所作出的“提议”正是这样的“一般人”→“一般人”的帮助。
不仅是偶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去伸出这双手,扇起一缕暖风。
——主动的去迎接春天的到来吧。

在主题之外,还有不少有趣的小细节
​第一个非常让我欣喜的是对小偶像们“工作”一面的展示,虽然不多…甜瓜在广播里读错汉字的可爱,在综艺节目里电话中的卡字,千雪对所有人都温柔对待(怎么感觉好危险ry)
完全能理解站在粉丝侧,是如何成为了她们的粉丝的。
第二是电视局的人策划让P来接受情热大陆感的采访纪录片的邀请,爷终于要出道了吗(乐

最后,推荐一首由倒计时开始的歌,歌词也和本期活动内容有一些相似

来自クチロロ的00:00:0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cH28lXvHks

又及:活动里适当的时候用了很多组合曲,真不错
anniversary的犯规程度真高啊!真高啊!​​​​


活动的s卡:【signal】桑山千雪
p1是补了p的位置的部分

p2写的非常非常生哭立拔
…..其实还有更拔的写法 但是那会很长吧
白描打工的一天()
扎实的满足了想听完整广播的欲望
在这之外,偶像们话语的温度和深夜便利店的温暖产生了一种共同的想象,后者是切实熟悉的,便很轻易的引到了小偶像相关的概念上

实在是非常非常棒的コミュ


写于4月10日,一开始没读s卡所以只写了活动主题内容丢微博上了,然后之后两天又和人聊了下,进行了一些小的补充和修改,丢bangumi上,最后在25日才把s卡补读上…又被震撼了一把,很喜欢。

这期活动是跟着一位管人读的:式部姉妹
管人本人也是和文中的一般人类似的营业社畜,所以读的时候颇有感触。声音和节奏都蛮舒适,阅读体验还不错。

高中时期某个学姐的故事

那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
那时候因为没什么事情,就加入了学校的工艺部,主要活动就是制作一些小手工艺品。
小装饰啦,小摆件啦,之类的。
部里人也不多,大部分都是女生。这也是很正常的吧,不如说像我这样因为不知道加入哪个部,结果被拉进来的男生才是少数。

因为以前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即使只是简单但小物件,也会手笨各种失误。幸亏部里有一位很温柔的学姐,常常来指点教导。她总是温柔的笑着,“这里呢需要注意哦…”

不过有的时候,很少的时候,会看见她显露出有一些寂寞的微笑。
那时候的她,眼里似乎是望着另外一位即将毕业的高三前辈。

在高三生即将毕业的前夕,我被分配到班级的值日担当。提着整理完的垃圾,晃悠悠的走去教学楼背面的垃圾处,在拐角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对话。
“前,前辈!那个——”
有点耳熟的声音,是那位桑山学姐。…所以,现在是…惯例的那种?
こ く は く?
“那个——请,请收下这个!这个是我前几天做的…护符…祝…祝考试顺利…”
声音越来越轻,几乎要听不见了。
似乎可以想象,总是微笑着的桑山学姐通红着脸的样子。
“嗯,谢谢你,千雪。很精致呢,有了这个护符,一定会顺利的,考试。”
“嘿嘿…还,还有一件事!”
“嗯?”
“那个..那个..”
……
……
“我…!…我,我也想和学长考上同一所大学。”
…这是大失败了吧,连我也能意识到。不过不知怎的,反而有点暗暗的庆幸。
“啊哈哈,那要努力了哦,偏差值还是有点高的。我会等着你哦。那,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哦”
“嗯..嗯!再见!”
前辈从另外一边走掉了。
“哈…”学姐长叹了一口气,自语着“又没说出口呢…”
然后也慢慢的离开了。
只留下我一个提着两大袋垃圾,还傻乎乎的靠在墙角望着天。

学姐到最后也没有成功的表白。
在前辈毕业后,她的眼里也再没有像那样存放过其他人的身影,她还是温柔的笑,温柔的指点。
但是那天那样…虽然我没有直接看到…那样的声音,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道划痕。
在部活结束,大家收拾东西准备离去的时候,我总是不经意的会去回头偷看,她是那样的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细琐的编制着不知道会给谁的护符。放学的夕阳穿过部室的窗户,在她的身上勾勒出橙色的轮廓。
真美呀。

高中的时间总是过的那么的快,上学,放学,考试。聊天打屁,偶尔有点活动,最终很快的结束。
学姐也毕业了。

桑山学姐好像最后没有考上和学长相同的大学。或者就没有投对应的志愿。
但是谁知道呢?我最后也没有和她很亲密,有次打着玩笑的语气问过一次,她啊哈哈糊弄着,看到她抹似乎能渗出寂寞的笑容,我也没有能忍心再问。

然后我也毕业了。
我本来成绩就不太好嘛,于是就没有选择进学,直接在家附近的一家小工厂里干活。

又过了一年还是两年,前几天因为公务,从九州到东京来办公。
东京总是有太多地方所没有的东西,密集的人流,时髦的少年少女们,嘈杂的广告和街边发的传单。整座城市都像是在热烈的奔跑,不知道会去向哪里。
我逆着人流走着,怀疑是不是和这里不太合适。

这个时候,似乎听到了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歌声。抬起头,在路边的大显示屏里,又一次看到了学姐的身影。
啊,原来现在是成为了一个偶像了啊。
她唱着跳着,像是花一样绽放着。

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会偷偷看着某个人呢,是否还会因为没说出口的话而错过呢。

虽然我自己也是,就是了。

推特:@ricopower87

ps:也是因为推特图点子摸的小短文儿,写于3月22日。
第一稿是上班时间摸的,记得那天还挺开心的。

『第二年半』

“哈ーー”
早上樋口圆香从睡梦里苏醒,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大叹一口气。
做了噩梦的感觉。
望向窗外,今天还在下雨。

这阵子一直在下雨。
最开始是入秋的多雨,潮湿着绵延了很长的日子。前些天又来了从海面上登陆的台风。yahoo新闻满面的大雨和津波警报,学校也停了课。
但是等到台风眼的那天,所有的一切却又诡异的像是不存在。
能从电视里看到台风掠过的边缘有多大的风浪…这边倒是风平浪静,甚至太阳都要能看到了。

被憋坏的hinana兴奋着拉着3位幼驯染出门玩(“你是哪个品种的大型犬吗?”当时圆香这么说。“但是但是,不是很有趣吗~~难得的台风眼~~”),最后发现这风平浪静才是真正的错觉。
没错,随便转了几圈就被台风的暴雨教育了。
“呜哇,完全湿透了…”
“哈哈~但是~hinana很开心~~”她踩着水在雨里跑来跑去。
“恩,不错呢,难得的。”这个家伙也只会瞎玩。
“大,大家先找个地方躲雨吧!”

四个人站在车站的遮棚下,身上的水像是刚捞出来一样,从头发往下啵哒啵哒的往下落。
“怎么办…要回不去了…”
“一会就会停的吧~”
“这个是台风,停不了的吧。”
“嗯——要被挂起来了呢,那边的树”
“啊哈~~真的看起来好危险~~”
“你怎么这么开心。”
“晚、晚上还有和P的碰头会…”
“因为很难得呀,大家好久没有这么玩了~~”
“嗯,很久没有了,这样。”

很久没有了。
这是noctchill出道的第二年半。
在所有年数的数字上+1,看上去只是一点点的变动,却也藏了400余天的光景。
粉丝的数量变多,这是最明显的变化了。
逐渐增长的推特关注数,日常自拍下的点赞数。(有的时候在深夜里会有种隐约的恐慌,“原来我们现在在被这么多人看着啊。”)
再也不会有无人的演唱会。(hinana倒是觉得没有观众的舞台也有独特的乐趣)
杂志封面的出镜次数,新闻网站的标题,逐渐增多的工作。
像是一座金字塔,一日日一层层的往上累加。
当然或许是最重要的,回到她们自己。

“圆香前辈!生日快乐!”
“呀哈~圆香前辈生日快乐~”
“嗯,今年有记住。生日快乐,樋口。”

年龄,同样+1。

小小的屋子里(还是在惯例的聚会地方,浅仓家的2楼),4个人抽空碰面,祝福的生日歌声和烛火一起飘荡着。
“谢谢大家。”
“许愿吗?樋口。关灯喽。”
“嗯……”
她却一时间想不到什么愿望。
希望工作能够更多?不是。
希望偶像能做的更好?也不是。
希望能和她一样?其实也…没有。
希望能够摆脱某个烂好人?……。
希望大家能关系更好?似乎,也不需要许愿。
“圆香前辈在许很~复杂的愿望吗?”
算了,那就,愿一切顺利吧。
她闭上眼——
这个瞬间,歌声也停了,仿佛世界都暗了下来。

她不知怎的想起去年6月份的事情。
“浅仓,老师问你交进路调查表。”
“啊……“
“不要装傻,你听到了吧?”
“啊哈哈。忘记掉了,彻底的。樋口已经交了吗?”
“还没。”
“什么嘛。那——写什么呢——”
“要么就写偶像?像现在这样。”
“嗯…感觉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实感呢,偶像。和学校也没太多差别的样子。”
透将圆珠笔横着顶在上嘴唇上,慢慢往后仰。天花板上的电风扇一圈一圈的转着。

那个6月的时节里总是有着无止境的虫鸣,让人听得倦怠。印象里那天气异常的好。天很蓝,很干净,云也很少,飞行器在遥远的空中,拉出分割开天空的白色航迹线。
什么都慢悠悠的,没有个定数,像是那时候的她们。
“会摔下去的哦。”
“平衡感可是很好的,前天还被舞蹈老师表扬过呢,我。”

后来具体写了什么,樋口圆香已经没有印象了。
可能也就是随便填了点什么交上去了吧,按照透的性格。可能和高一第一次调查的时候一样,宇宙人呀,乌贼人呀,之类的。

随着偶像名气的进展,也不会再有老师来盯着这个事情了。

到了现在,高三的十月份,只为了出勤数到学校上课的她们,和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也已经有了明显的隔阂。
原先熟悉的同学逐渐陌生,搭话聊天总是能在2句以内结束,还有有些讨厌的偷看和低语。
偶尔会有低年级的学妹在休息时间进来要签名,倒是曾经完全没有预想过的事情。

“下的很大呢,雨。”
“这句话这周已经说了第五遍了。”
“嗯…那,再说一遍。雨下的真大啊。”
“六。”
“走吧?去教学楼背面的雨棚那里。”
“今天小糸和hinana都有工作,没有来学校哦。”
“欸?是吗?还是去吧,教室里总觉得有点讨厌。闷闷的这种空气。”
“…嗯”

这是她会做的。
她一直都是这样。
毫不忌讳的样子。直率的,纯粹的,却又总是能恰巧抵达的。
很多时候圆香会想,那些娱乐节目的MC介绍noctchill说是“透明感十足”的偶像,当然,包括她自己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也会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这个词,这种组合的印象色,其实只是“浅仓透”一个人带来的色彩吧。
是她的色彩。
她能轻巧记得那些只见了数面的人,能敏锐的捕捉到歌曲的情感、舞蹈的步伐。能简单的逗笑,能直截的触心。
或许还有,总是能,很自然的面对他。

可能这就是所谓“天性的偶像”吧。

她睁开眼,对侧的她的双眸在黑暗中也闪闪发着光。

“——香前辈?要一口气吹灭哦!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那~3” 这是这一年里依然总是在嬉笑的hinana。
“欸?要倒数吗?2,2!” 这是一直努力练习,同时还维持着学力的小糸。
“1。” 这是一如往常的自然的浅仓透。
“呼——”

我们都可以这样一如既往的下去吗。
我可以吗。

“HAPPY BIRTHDAY!”​​​​x3

(有新的信息)
生日快乐。樋口圆香。
新的一年也一起往前迈进吧!
from P


惯例的在末尾絮絮叨叨几句。

整个思路其实是6月份定的,然后写了一点丢着了,拿出来改吧改吧写成庆祝樋口圆香生日的完整的短篇…
想写的主题还是变化吧。除了关系性之外的,更切实的外界的年数增长的变化。
官方不能增长的时间就自己来……
明年就写毕业!(指高中)
但是散着散着有些写不动了….后续硬凑的不满意(加上时间到了)就直接抹掉了进行一个完。

具体的自我评价…怎么说呢,感觉味道还不够,意思到了,味道还不够。明明能写的更明显,更明确的阴雨味…不过其实..也还行吧?
好像还是不太行orz

好久没写文了,更久的是没写非shiny相关的文,虽然N组很香….最近才反应过来其实是不是对自己不太好,整个心力都投入在这个环境中,属于自己的那种幻想就有些失散…嗯…不知道怎么讲。
不过本来一年也就写不了多少(死
无论怎么说,樋口圆香是好的。是真的…喜欢上爱上的角色。
啊哈哈,继管人和tc生主之后回到了2.5次元企划的虚拟角色。
不过这个也算是原作写的特别好就是了。

本来是27日生日当天要发的,结果突然博客权限坏了,没办法登录,很神奇。周末才开始研究这个,折腾了一圈是某个文件权限莫名其妙关了。但是现在自动更新依旧不太好用…总之先用,改天还是把博客整个重装下吧…

又及:微博上丢的是把p的内容删了的(虽然也没两句
哎我就是没办法特别直白的写这种对角色的爱。P和圆香的关系性就完全,几乎,没办法写。
所以有的时候还挺羡慕群里某个一天大概10个小时发情各种dd的群友。。(当然很多时候也觉得挺恶心挺烦的x

再及:吐槽要比正文更长了w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