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的隧道

“去哪里转转吗?”
5月3日的深夜里,她收到了来自浅仓透的短信。
“欸?”
“难得的golden week,休日,反正是。”

深夜里的电车站只剩下醉醺醺的大叔,节假日还在加班的疲劳社畜。
她们考虑了一会买了一个很远地方的车票。
“有钱了嘛,浅仓。”
“很好听,这个地名。”

窗外的灯火在看不清的夜景中往后飞逝,眯着眼去看的时候能甚至拉出了长长的残影,她倚着窗沿,彼此没有说话。

经过一个长长的隧道时,除了她们所在电车之外的一切景物都已经离去,除了她们所在电车之外的一切声音都已被掩盖,世界只剩下所乘坐的电车,电车发出的轰隆隆的轨道声,还有在身旁的浅仓透。

好像是不知道何处的某个地方,有某个时钟指向了0点。

“18岁了呢,我。我们。”
“嗯。生日快乐。浅仓。”


大概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终于从水面探出第一口气。
驶出隧道的时候所有的声音都回来了。
instgram的提示音,Linegroup的消息,短信,和电话
电波将她们重新链接回去,成为某个世界的一部分。
“生日快乐 from P”
“怎么圆香前辈又和透前辈偷偷出去玩~hinana也要~”
“生、生日快乐!今晚也在透前辈家里碰面吗?”

“真开心呢。生日。”
真开心呢。她按下休眠键,手机的屏幕暗下去了。


写在后面的话:

本文是5月4日凌晨摸给透的生日贺文,一开始没想写的,刷推特刷了几篇短文琢磨着自己也摸一小段算了。最初预想是写生日那天浅仓喊P一起出走坐电车去不知名的远方,结果摸了2句发现写起来还是透圆顺手…最后这样有点圆香コミュ的味道…嘛毕竟是担当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