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220815(或者16)

你总是有三张面孔:

  显得疏离而空旷的他,希望保持着某种无法融入的色彩。他会是稍许的有些迷糊,稍许的怀着一些自己也想不明白的念头,顺着水流和风的方向走一些路,然后又绕回一个别的地方。

  就在这里的我,我自己。我会泥泞的混入在一段故事里,一个想法里,一个情景里,漫漫缓缓的往下滑落,沉进往看不见的空洞中。我大多数时候还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是的,但是很多时候,也只选择了这里。

  你持着这2张面孔,静悄悄的发现:最终总是呈现出相似的样子。

Hello, 2022!

Hello,2022!

…其实之前已经hello过了,但是博客在3月底,确切的说是3月21日、22日的是挂了,然后拖延了很久很久…也不算很久,今天是5月8日,也就1个月,还好吧。
主机还是原本的主机,怀疑之前是中毒了之类的,搞不懂,算了,不搞了。

之前备份时间是再21年底11月末的样子,到3月底的这几个月也没写什么东西,记了2篇碧蓝档案的总力战,稍微杂七杂八的谈了点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大抵如此。所以自己博客损失还行,不是不能接受的样子。最大的问题是之前给鸡哥搭了个附属站,上面发了2小段文章,我还真的蛮喜欢的。但是也是确实丢失,找不回来了。有些难过。

关于博客坏掉的事情就说到这里。

这次直接是用sakura的自带脚本,在装系统的时候就直接把证书和wordpress后天进行一个一键的装,所以没花什么经历研究后面的nginx啊数据库啊之类的东西…其实稍微的有点不安,但是反正都好用,就这样用吧。
找了一个自动同步长毛象的脚本,开始打这篇闲谈的一个意图也是想看看具体同步会是怎么样的。

这几个月干了点什么呢,好像也没做什么事情。
写了两小篇同人,两小篇感想,过会往自己博客里丢一下。
和一个朋友稍微熟悉了一点。几次出游的计划全失败了,疫情的原因。国内的氛围越来越糟糕,但是也无能为力,只能庆幸基本生活没有收到特别大的影响,还是挺难过的。

好想出去玩啊。

最近因为masterduel的原因,终于算是学会了游戏王ocg,天天打牌,其实有一点点微妙感觉,不过也还算欢快。
做机娘模型也逐渐熟练了起来。
光剑因为一个冬天的原因整体水平下降了很大一截,很难受。
不能说每天都过的很开心很充实,也算是不坏。
虽然小偶像的故事们也很不错,但是还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回自己的故事。

哦对了,因为重新导入的博文是没有媒体的…呃..虽然我也不怎么配图…
过会再看看吧。

那,今天就先这样。

20211120 杂谈

杂谈!久违的杂谈!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干也突然想不到什么事情那就来写博客吧!
……的,虽然说是这么说现在说到杂谈就想到tc台和管人,然后我就去打开tc台随便开了个主播…嗯好像平时打游戏无所谓,用来当写文的背景音还是太影响思路了,算了。

嗯从哪里开始呢?
哦刚刚打开页面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不觉得20211120这个数字也挺有趣的吗,看着有一些对称,但是实际上又不是对称,还挺好看的。不过要这么算的话一年有趣的日期还挺多的..例如20211102、20211012…不列了…
最近日子过的还行,大抵算的上不好也不坏的逐渐可见的往下面落,嘛这个话题就更算了,暂时。

说到日期的事情,今年已经快过完了(2021年,又快过完了),但是只写了2篇半东西,其中有半篇还是诗,着实是不太好,实在是不好到极点了,每年定期都说是要多写点东西多写点东西,呀每年末尾尾巴上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前两天一个朋友还说如果有追求就立刻马上多写作,我还附和了,真的回到自己身上什么都憋不出来,感觉有点顶级的自我厌恶了。
没什么办法,虽然对自己写的东西还挺自得的,但是终究也不过是兴趣层面纯靠一时点子的小玩物,变不成什么实在的东西。
上面那个朋友是某家手游公司的职业脚本。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就是我平时看他聊天吐槽评价某些东西还评价的挺不错的,实际上他的作品我完全没接触,看风评不太好…嗯…很神奇。
还认识一个人是在某个网文站连载那种…嗯说垃圾好像不太好,就特别一般网文的。
后者虽然是看不起的那种特别一般的网文但是又隐约的觉得钦佩,毕竟我还是没办法想象自己每天码个5000字的样子的…感觉撑死2000就脑死亡了。当然从很多地方上来讲那种一般网文有很多的注水空间…还是没办法想象。
所以有些时候也是觉得应该逼自己一下,就把自己丢某个境地,不写不行的自我折磨一下。
前几天写给圆香的生日文嘛。就有点自我折磨的味道了,上篇文吐槽没吐槽够草。实际上文是怎么凑出来的呢:
首先6月份就写了一个开头(甚至开始往中间过渡了),定了大体上的主题和思路,之后后面又开了一个不一样的文的开头。
然后就把这2个一凑,再把时间一改,柔和一下,再往后接着写。
就算是这样简单的事情,在后续又实在找不到点和写作的氛围(空气、语感,反正就是那种奇奇怪怪的自我推动力上的),简简单单几百个字磨了2个小时。
实在是折磨折磨。
…哎就大抵如此了!

说回来,虽然博客的文写的很少但是今年一些小的吐槽和评价还挺多的。主要是从饭否转到长毛象之后长毛象的字数限制很宽松,可以一口气多讲一点。
另外就是shinymas剧情相关的个人评价和感想还写了不少…这方面本身写的也不怎么好看,都直接丢在了bangumi相关的小组里,没往博客里塞。

『シャニマス』

然后前天在想:
反正自家博客都这么没人看了(应该没几个人会看吧),那不如随心所欲的多记一点东西。除了shiny相关内容之外,最近玩的手游弹射世界和蓝档案的剧情都是可圈可点的。长毛象本身搜索功能特别烂,只是手游的一些记录放bangumi上也确实没地方放…
不如…不如直接丢自家博客算啦!
如此如此。预期今天或者明天先把上期寿司总力战的感想整理一下,以后的例如shiny的pcup感想,弹珠的第十章感想都会往博客里丢。
也算是督促自己多成文吧…暂时甚至都不管主题是什么了,好像也成不了文这种东西只能说多记录多打字哈哈哈哈哈。

嗯好像还剩一个话题:
前几天博客坏了嘛,哦这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然后我改了一下友情链接里里的说明和自我简介的内容,说实话现在觉得有点太装模作样了…不过也不坏,那就先这样。
然后还有一个更换是将副标题的
『时空间隙的叨叨细语』改成了『いつか忘れる本の題名』
这个标题的中文大意是『总有一天会忘记的书的标题』。我很喜欢,特别喜欢这个标题。
这个题出自偶像大师闪耀色彩(shinymas)的某一个短事件的标题。
通常来说描述某个东西不会从…总有一天会忘,这种角度来描述。
从单纯的标题上,或许是给了一种隐约的『所有时光都会逝去』的忧伤感叹。但是特别巧妙的的是:这个事件本身是发生在樱花绽放的春季一个很柔和温馨的偶遇,因为shiny的标题是先于事件前展示的,整个事件又很美好,所以直接盖住了这种忧伤,最后抵达了一种微妙的融洽,又余味十足。
…呀感受到自己语文能力的巨大不足,好难orz

在这个事件的后续,故事中的主人公们站在春天的末尾上展望着下一个春天。
现在11月的杭州已经是入冬了,让我们也展望一下下一个春天吧。
或许可以先想想元旦和春节时候去哪玩?
那,虽然还有一些想聊的,今天…啊不对,这篇难得的闲聊就先到这里。
byebye,またね。

又及:写完之后往前一翻,这期的杂谈相比起来特别口语化。可能也算是一种一定程度上坦然了吧。

10月10日

又有3个月没写博客了。(写于2020年10月10日)

其实这3个月里发生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事情,有很多事情想写,但是一直没成文。有一些东西已经写了一半,然后没有去完成他们。…总之是都不太行。很尴尬。

最重要的一件事可能是,失去了3个朋友。有2个是永远的失去了,有一个是可能,大几率。那天心情特别崩。不知道说什么好。

摘几段零碎的留下来的感言吧。

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大庆的朋友,是知道他在玩动森。

我那时候也刚刚开始玩,玩到初期的阶段,需要打几个铁。我在自家岛上绕了好几圈,也就找到了一块。在群里问了两圈也没人理我。
和他一聊
“那来我这岛上吧”
然后我就坐飞机飞去他那边,拔了两颗果树,捡了他丢给我的几个铁矿。
当时他还有认真研究花卉的杂交之类的,地面上满是树桩。我问他怎么砍了好多树,他说反正要做装修,就先都砍了。
我道了谢,回去了。

动森已经很久没有登录了,从他那得到的铁矿已经交了任务。这几个月里也没见在他在线过,不知道后来是否有做装修,装修好没有。
那些重新种下的果树,倒是可能还在家门口随着电子和程序的风飘荡吧。

一起逛过街,吃过饭,带我打过doto, 强烈推荐过抚子号,我现在还没开始看。
横滨的漫画也就看了一卷半。
我们在台风天的深夜在路上兜风,看高架桥上的水一阵阵的泼下来,笑着说像是什么冒险。
两个人吃完烧烤,坐在路牙子上被蚊子咬着聊天。
他说实际上没事的。
我说你需要找到一个切实的东西。而不是某一个遥远的对话框。

很多东西都是他人无法拯救,无法涉及的东西。
但是不免还是有点后悔。
もしも、我是说、もしも
但是这种属于留下来的人的话语已经是无关的事情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后面是什么地方,会有光吗,也会有别的动漫和游戏吗,想不出来。没有人能想出来,大概。
但是大概会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和现在不一样的。
希望如此。

真的是 这朋友认识的很久,但是一直不是很熟 就群里吹吹水的 家住我上班路边上 还说改天去他家玩猫。
这兄弟最后一次找我是半个月还是一个月前 深更半夜3点钟问我借钱。
他说你咋都不怀疑是不是本人 我说啊?没事吧 除了认识的人谁会这么喊我
玩笑了几句最后说算了
刚才听到消息说也有长期抑郁症
以往形象特正面 有房有车有猫有老婆 每年还组织杭州的活动

我其实是很想认真的记下他们的故事的,但是总觉得…很无力。


去年10月没写完。

现在也不太想继续写了,但是不能躺在草稿箱里,不能。所以我决定点一个发布。

后续的事情,之后再谈。

那年夏天,天空中的飞机一架一架的往下掉落。

一段旧的碎片,写于2014-8-11,发在bangumi的胡思乱想团小组 http://bgm.tv/group/topic/33518#post_683711

我很喜欢这段,在现在来看仍然非常喜欢。当年刚进犯罪群不久的时候还拿这段作为范例来说明,什么是世界系。当时都还不够熟悉,被笑了。当时我很难过,所以现在还记得。

我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很喜欢这段。

你要我现在再来说明什么是世界系,不太懂理论,还是无法很好的表达,可能想说的只有 “我”的世界的终结 吧。


那年夏天,天空中的飞机一架一架的往下掉落。失去了魔法的钢铁大鹏旋转着冒着烟划过天际,在火与尘中化为废弃物。

那年夏天还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某个出人意料的中将的死亡,某个学校的废弃,某颗误射的导弹,某位在树荫下默默掉下眼泪的女孩,某位总统的发言,某个骨气勇气表白的瞬间,某场战争的开始。

还有那声“对不起”。

我不知道世界之大,那些繁琐的小事对于这颗运转着的盖亚有什么细微的影响和躁动。
会造成那颗子弹的1mm的偏移吗?会让那架飞机安全迫降吗?
但是我知道这些小事和大事混杂在一起,女孩和男孩的声音和电视中主播的叫喊交错在一起,构成为我脑海中最后的一片对于夏日的回忆——

那个繁杂,清澈,喧嚣,以及和无数个过去的夏日一样燥热的,那个夏天。


顺便一提,最近一直下雨,今年夏天一直缠绕着我的一个念头“湿热的雨季也是夏天”,然后就想起来这个碎片了。想照着这个开头来写一个:

那年夏天,雨一直下了2个月,蔓延了半年的病毒也没有停息…

这样子的碎片,但是这句话之后怎么都抓不到画面。

有点难过,当然也可能是今天天气不下雨,吹起凉爽的风的原因。

希望如此吧。

闲聊昨天20200218

标题原本是想写闲聊杂谈的。但是候选项的第一项就是昨天,闲聊昨天,这个词词感也不错,就先用上了。

翻了翻之前的博客,没两页就翻到了17年,虽然只是没两页,但是实际上跨越了3年的时间,1000多个昼与夜。让人觉得恐慌。

所以我要多写的,尽量多写一点。

感觉自己几乎什么都没变。

昨天看认识的人聊到,去翻了翻以前的老饭否消息,翻到这么一条:

现实生活总是没有让人满意的槽点和吐槽。<——有一天阿伊这么和我说。然后我说那也不用特意让我吐槽吧!他却笑了笑,嗯,那么咱满足了。下次再见啊。

2010-12-19 21:12 通过手机上网

在翻到这条消息之前。我完完全全的忘记了,曾经还有过阿伊这么一个朋友。彻底忘了。虽然我很擅长遗失东西,也很擅长忘记难过的事情,但是大部分还是记得住的。这种忘记让我感到非常的难过。非常非常的难过。

有不少朋友找不见了,认识的人更多,知道的人数不胜数。

我很想说我有在等..或许实际上也没有,只是站在原地过着一天一天罢了。

最近各种事情都让人觉得虚无,暴露出的脆弱的社会和世界构造..我从没有想过真的会碰到。反反复复让人恶心的事情,可能只能说有那么一部分人实在是不明白什么是“好”的事情吧。

最后还是没忍住写了这么一小段。回归到不切实际的想象上吧。

正如几个月前的香港一样,对于假如我能够在那个事件的中心点的想象,带着这种不切实际的美感。纠结缠绕的心绪,混乱,巨大而磅礴的时代的暴风雪,还有远望难以清晰抓见的每一个人。在这种互联网,一定信息自由的时代,却仍能造就出这样的一片世界,实在是让人觉得非常非常的..微妙。

找不到合适的表达了。

在家办公倒是挺有意思的。但是感觉大部分时间都在浪费上了,原本还想着过年前或者过年后去一趟图书馆…倒估计也是没机会了吧。

嗯..今天就到这里。

Hello world!

2019年12月30日限定版。

大半年了。

网络环境越来越恶劣,虽然还希望有所谓的自由互联网,然而实际上没有。并没有。 我当然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

总之自从6月起就各方面都很困难,拖延到了年末,终于赶在所有主机彻底作废前弄好了一个新的(不,还没弄好)。

主题还没设置,所有的tag好像失踪了,虽然实际上也不重要,icon也没上,一些细节还需要改。新的写作模板还挺炫酷的,没搞懂具体的情况。

但是既然它生成了这么一篇,我也点开了编辑,那么当然,可以先随便写两句话。

大半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不少事情,仔细思考了一下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半年。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可能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虽然有不少不尽如人意,但是很开心。和第一次一个人去旅行有着不同的开心方面。

最让人伤心的是喜欢的(非常非常喜欢的)vtuber引退了,非常的突然。

这半年也写了几个小故事(或者没几个),过会往自家博客里搬一下。

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域名的,主要是好看。我也不清楚具体的评价标准,但是总之不希望死掉。希望能留着下去。一直。

已经很晚了,暂时先这样。

杂言。

已有接近一年没有写博客,稍微做点生存汇报。

这一年也没做什么事情,去了东北,还行。

没写博客的原因一个是去年年末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在写团,虽然用心了,但是效果却不怎么理想。好吧,其实偏差非常非常大。事实证明把不跑团的合适的友人转化成跑团的,也很难。合拍的人很难找。很少见。虽然这事实很早就知道了,但是最近他们..最近朋友们让我有一点错觉。

是朋友了。这是件好事。大概。可能是最近最好的事情了。但是也不一定。谁知道呢。有时候总觉得所有人都在很远的地方。我想去的地方也在很远的地方。都看不太清。

沉迷了一阵子vtuber,还有一如既往的在垃圾deadmoba上消磨时间,甚至还花了数千块钱买了个亚服坦克号美其名曰从头开始。还挺开心的。

要说每一方面闲聊都瞎扯一些东西,玩的也还挺深的。但是好像在这写也没什么意思。

正事不做。

随着年数的增长,潜藏的压力也逐渐增加,其实我对自己是看不见出路的。

和以前一样的看不见。

其实我经常打开博客,总想写点什么,但是也写不出什么。朋友们都是厉害的人,亲戚们可能也更厉害。

我想说我自己这样过的也挺不错——虽然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还是有想当程度的..中年危机。哈哈,可以自己用这个词了。

我想写的故事在哪里呢。其实可能还是这个问题更让我难受。

今天就先这样。

碎片180625

一下没察觉,已有半年多未更新博客了。
今天狗爹提前了2个月提醒我域名要续费了,于是稍微花了点时间,就再花一点时间,丢几句碎片上来。
想说的话有很多,能说的话也有很多。比如说去旅行了,比如说重新开始跑团。但是总是抽不出时间,抽不出契机。点开博客首页,总是随便看了看。
发呆。
然后关闭。
我深信写作是归属于深夜的东西。其实也不仅仅是归属于深夜。但是适合于深夜。

在为一个故事苦恼。翻来覆去。不知道如何写。

大部分的话,新找了一个树洞倾倒:https://bangdream.space/@xeoplise
虽然群体有些不同,还是挺钟爱这种没有人认识的暗色页面。可是不知不觉认识到自己已可算是大龄。
于是时而怀念过去。

最近的活动:企鹅在纸上涂涂改改

我一直记得可能会有的那只蓝色猫。我还想找到那只蓝色猫。想有个人能一起去寻找那只蓝色猫。

有些可惜。让我们在未来重逢吧,今天先…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