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220815(或者16)

你总是有三张面孔:

  显得疏离而空旷的他,希望保持着某种无法融入的色彩。他会是稍许的有些迷糊,稍许的怀着一些自己也想不明白的念头,顺着水流和风的方向走一些路,然后又绕回一个别的地方。

  就在这里的我,我自己。我会泥泞的混入在一段故事里,一个想法里,一个情景里,漫漫缓缓的往下滑落,沉进往看不见的空洞中。我大多数时候还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是的,但是很多时候,也只选择了这里。

  你持着这2张面孔,静悄悄的发现:最终总是呈现出相似的样子。

Hello, 2022!

Hello,2022!

…其实之前已经hello过了,但是博客在3月底,确切的说是3月21日、22日的是挂了,然后拖延了很久很久…也不算很久,今天是5月8日,也就1个月,还好吧。
主机还是原本的主机,怀疑之前是中毒了之类的,搞不懂,算了,不搞了。

之前备份时间是再21年底11月末的样子,到3月底的这几个月也没写什么东西,记了2篇碧蓝档案的总力战,稍微杂七杂八的谈了点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大抵如此。所以自己博客损失还行,不是不能接受的样子。最大的问题是之前给鸡哥搭了个附属站,上面发了2小段文章,我还真的蛮喜欢的。但是也是确实丢失,找不回来了。有些难过。

关于博客坏掉的事情就说到这里。

这次直接是用sakura的自带脚本,在装系统的时候就直接把证书和wordpress后天进行一个一键的装,所以没花什么经历研究后面的nginx啊数据库啊之类的东西…其实稍微的有点不安,但是反正都好用,就这样用吧。
找了一个自动同步长毛象的脚本,开始打这篇闲谈的一个意图也是想看看具体同步会是怎么样的。

这几个月干了点什么呢,好像也没做什么事情。
写了两小篇同人,两小篇感想,过会往自己博客里丢一下。
和一个朋友稍微熟悉了一点。几次出游的计划全失败了,疫情的原因。国内的氛围越来越糟糕,但是也无能为力,只能庆幸基本生活没有收到特别大的影响,还是挺难过的。

好想出去玩啊。

最近因为masterduel的原因,终于算是学会了游戏王ocg,天天打牌,其实有一点点微妙感觉,不过也还算欢快。
做机娘模型也逐渐熟练了起来。
光剑因为一个冬天的原因整体水平下降了很大一截,很难受。
不能说每天都过的很开心很充实,也算是不坏。
虽然小偶像的故事们也很不错,但是还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回自己的故事。

哦对了,因为重新导入的博文是没有媒体的…呃..虽然我也不怎么配图…
过会再看看吧。

那,今天就先这样。

18岁的隧道

“去哪里转转吗?”
5月3日的深夜里,她收到了来自浅仓透的短信。
“欸?”
“难得的golden week,休日,反正是。”

深夜里的电车站只剩下醉醺醺的大叔,节假日还在加班的疲劳社畜。
她们考虑了一会买了一个很远地方的车票。
“有钱了嘛,浅仓。”
“很好听,这个地名。”

窗外的灯火在看不清的夜景中往后飞逝,眯着眼去看的时候能甚至拉出了长长的残影,她倚着窗沿,彼此没有说话。

经过一个长长的隧道时,除了她们所在电车之外的一切景物都已经离去,除了她们所在电车之外的一切声音都已被掩盖,世界只剩下所乘坐的电车,电车发出的轰隆隆的轨道声,还有在身旁的浅仓透。

好像是不知道何处的某个地方,有某个时钟指向了0点。

“18岁了呢,我。我们。”
“嗯。生日快乐。浅仓。”


大概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终于从水面探出第一口气。
驶出隧道的时候所有的声音都回来了。
instgram的提示音,Linegroup的消息,短信,和电话
电波将她们重新链接回去,成为某个世界的一部分。
“生日快乐 from P”
“怎么圆香前辈又和透前辈偷偷出去玩~hinana也要~”
“生、生日快乐!今晚也在透前辈家里碰面吗?”

“真开心呢。生日。”
真开心呢。她按下休眠键,手机的屏幕暗下去了。


写在后面的话:

本文是5月4日凌晨摸给透的生日贺文,一开始没想写的,刷推特刷了几篇短文琢磨着自己也摸一小段算了。最初预想是写生日那天浅仓喊P一起出走坐电车去不知名的远方,结果摸了2句发现写起来还是透圆顺手…最后这样有点圆香コミュ的味道…嘛毕竟是担当嘛!

早晨的电车

来自推特 @sake_dong

“你经过了地狱般的古战场的一周。与无法休假的麻烦工作和客户搏斗,深夜里强提着精神和咖啡一起周回着230万的数字,在通勤路上补觉,不小心坐过站的电车上你计算着又错过了多少的时间。”

“在最后那个即将结束的早晨里,你琢磨着在手机的小屏幕上最后开始一次普罗丢斯,即时没带耳机似乎也能听见不小心触碰时,棕红色短发女人“邪魔”的叹气,你苦笑着确认着流行趋势,技能点数和每个房间的辅助触发。这是第四季度第4周。已经是终盘的阶段。但是手机上点白条总是容易失手,你在犹豫着是否还要去打歌姬盛宴,还是……”

『电车即将到站,请各位旅客抓好扶手——』

“那仿佛是突然某一种瞬间的停寂让你抬起头。一位有些眼熟的女生带着耳机从你面前走过。”
“她穿着黑色的外套,发梢有一些些的上翘,暗红色双肩包懒塌塌的挂在背上。”
“这一瞬间你想了一些事情,想了很多事情。”

“想着真的棕红色的发色会不会因为染发被教导老师训,个子好像比想象中的还要小一点可爱。想着这条线上具体有哪些学校,是这一站吗。想着这几天干眼症是不是比较严重,前些日子去医院约医生开的两三瓶眼药水感觉没有什么用。“
“想着按照前几分钟来看排名应该是能在线内的,领先不少,这次用的vi周回和vo周回比效率总觉得还是不够。想着古战场的排名真的有意义吗,这样影响生活的自我满足究竟满足了什么。”
“想着是不是不应该去模仿勉强自己喝纯黑的苦咖啡,加糖加奶还是有不错的味道。想着同期进公司的同辈们都已经快离职完了,只剩下自己还在勉强撑着几个人的活,也不知道是否有上升的机会。想着希望今天不要有加班今晚回去能彻底补一觉。”
“想着——”

“下一个瞬间。就好像每天电车上都会有的,上上下下的无数的女高中生一样,就好像每天早上都会在这通勤班次里往返的千万人一样,那个女生自然的走了出去。”

『请各位旅客——』

车门发出好像是排气一样的声音。
车门滑动着关闭了。
“你视野里的那个女孩淹没在出站的人流中,找不见了。“
”随着电车的出站,车窗外也重新回到你往复了几十遍,几千遍的日常风景。低下头,手机屏幕还亮着。”
“……”
她也没有说话。


写在后面的话:

虽然这图不是特别好()但是我第一反应是“幻影”,一下就有了点子,直接摸出来了。第一稿中间那段想法比较短,然后最后直接停在了走出视野,很干净其实,但是苦逼社畜感不够所以还是加了几笔。也不一定好,总的来说还算满意。

说实话,也不能说是不妙的幻影呀…。

『YOUR/MY Love letter』感想

献给你我,献给所有人的情书

​​​在初始的预告里,就选择了便利店店员的视角来做这个预告。
当时我就有猜测是否是会在这期活动里使用较多的路人视角,能有一半吗?结果没想到shiny所做的突破比预想中的还要大。

偶像大师从初始的街机版开始,玩家就是作为一位『producer』存在,去进行养成,培育。
在全作品中大部分内容是会去写小女孩们的成长,个人梦想,个人改变的实现,也正因此会有“偶像大师其实是体育作品”之类的发言评价。
而在这之外,会去填充的写小偶像们之间的关系性,以及她们和“你”也就是玩家的关系性,这样经营出一种虚构的恋爱作为一种卖点。
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要吸引人嘛。plove这个点从miki开始,再到shiny里众人所知的plove ranking,可以说是无法回避的因素。​

但是这种写法终究会导致一种问题。偶像——粉丝这两者应当是缺一不可,互相注视的存在。在选择P作为主视角,玩家成为P之后,写了这么重的P/偶像关系,为了一定程度上避免视角的混淆,导致了粉丝这个存在的缺席。
现在这样偶像的最终成长、最终成功,基本会用某种泛述来展现,“发光”“变的闪耀”“成功的演出”,或者我现在还印象深刻的本家动画里,观众席上选择P,小鸟,社长,来作为观众的代表见证,表达感动。
这种取巧的做法也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还是有一些空洞的。

在shiny的前叙中也使用了大量的路人角色。毕竟作为一定程度上会去试图造就真实氛围的文本,不可能只存在偶像和P。除了粉丝之外,登场过的还有业界关系者。杂志记者,综艺节目导演,搞笑艺人,他们基本都作为一种单次使用,强写作目的性的存在。
当然,随着文本深度和质量的加深,这样的路人角色也逐渐丰富起来。在本期活动前,印象最深刻是圆香landingpoint中出场的偶像,在圆香的个人剧情里划下了较重的一笔。

到了我们本期アルスト的剧情活动。
在这期活动中,极其少见的选择了“一般人”作为活动文本的主视角,基本上占了全篇4/5的内容。
——IT业界的销售女士
——便利店打工的大学生
——退出了演出部,有些自卑的高中女生
——高校的年轻教师
——年长的老爷子​

文本中从他们的日常起,细致的去描绘了他们的困扰,苦楚
“无止境的便利店打工、单调往复的日常”
“自卑于无法改变的自己”
“明明是老师,但是没有老师应有的样子”
这些挫折点选择的非常当代普世。

除了都面临这种困境之外,这些“一般人”的共同点是,都是アルスト的粉丝,或者生活中都有アルスト存在着。
会在工作结束后听电台、会在SNS上刷amana的tag,会每天在便利店的广告中听到アルスト的歌,等等。
最后一点是设计的非常巧妙的一点,视角是预告中的便利店店员,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听到アルスト的便利店广播,还有甜花的倒数报时。在这种固定的时间去进行工作上的作业,倒垃圾,收拾、种种
她们的声音融入,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成为了无休止接待工作的一个间断点。

文本之外整体的演出也依然保持着气氛

常见的红灯的“停滞”
独白时失色的文字框
以及本期活动中在shiny中首次使用的简介背景
年龄/职业/身份​

在路人主视角的时候是这样使用的,在视角切回我们的小偶像之后,还是使用的相同的格式​

年龄/职业/身份

这是一种“相同”,在脱离了偶像/粉丝关系之上的“共同”,共同的“人”。

就是这样的共同。
销售女士会碰到工作困扰,牙膏忘记买,完全不想动的疲惫。
​千雪也会有太忙碌导致牙膏忘记买,工作辛苦,回到宿舍之后脱下大衣就直接瘫倒在床上的场景。
这种共同抵达了一种共感,抵达了一种理解。

偶像和粉丝之间的理解。

这样的理解在第六话开花结果。
3人共同做客的深夜电台,她们笑着互相招呼,惯例的问候,读信——然后在千雪的话语中展露出了这期活动的野心。
“我经常使用大家这种说法”“但是实际上”“都是由每一个人组成的”
她的指出像是拉开了一层帷幕,那是前面所一直去回避的帷幕,是一种揭露。
偶像们的粉丝们是实际存在的,每个粉丝都有着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困境,自己的故事。

“请告诉我们,你们/你的故事。”

深夜里,尚未熄灭灯火的城市上空,话语化作电波展开了翅膀,划过已经熄灯的图书馆,穿过寂静下的坡道,掠过尚有车流的大街。这双翅膀将每个“人”所连接起来。连接起心意,连接出鼓励和勇气。
也对屏幕前的我们所展现了这种关联。

久久不回复,困于工作的IT业女儿和大龄父亲,互相认识了的高校教师和自卑女学生。
话语可能会失真,但是心意终究能传达到。
在这之上,去传达,这件事也很重要。
面对支持着我们的人——『頑張ろう』
“每个人都是唯一的,重要的”“要有勇气去踏出一步”

这些有些鸡汤的温暖的话语/想法,在综艺节目中、广播里中或许是有意的,或许是不经意的说出,抵达了“他们”的内心。得到鼓励,然后,拉开厚重的窗帘,看向前方。

可能这就是“偶像”的存在吧。

本期活动还是绕着“偶像”是什么这种核心议题来写作,就是这样突破性的站在了粉丝的视角,去写这个不可避免,甚至不可或缺的概念。
偶像所能传递的情感关怀,一种倾听,以及一种虚构的陪伴。
虽然可能会说是资本主义陷阱,或许也没错,但是当shiny在前叙用了如此长的文本来写“她们”自身之后,这种虚构的情感关怀也成为了一种“真实”,虚构的构想成为了实体。尤其是片尾的便利店小哥的偶遇,或许也就是这个构造的一种表达。

在这之上,这最后一个部分再提升了这个主题。
虽然小偶像们融入成为了便利店小哥生活的一部分,但是也只像是某种无机质的存在,对于只是熟悉了歌和声音的他来说,走出自己生活的困境全部是由自己所作出的决定。
如果说前文里主要写的是是由“偶像”→“一般人”的鼓励,对于没有辨识出小偶像声音的银之介来说,来到深夜便利店的amana也只是某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是另一个“名もなき人”。
他主动所作出的“提议”正是这样的“一般人”→“一般人”的帮助。
不仅是偶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去伸出这双手,扇起一缕暖风。
——主动的去迎接春天的到来吧。

在主题之外,还有不少有趣的小细节
​第一个非常让我欣喜的是对小偶像们“工作”一面的展示,虽然不多…甜瓜在广播里读错汉字的可爱,在综艺节目里电话中的卡字,千雪对所有人都温柔对待(怎么感觉好危险ry)
完全能理解站在粉丝侧,是如何成为了她们的粉丝的。
第二是电视局的人策划让P来接受情热大陆感的采访纪录片的邀请,爷终于要出道了吗(乐

最后,推荐一首由倒计时开始的歌,歌词也和本期活动内容有一些相似

来自クチロロ的00:00:0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cH28lXvHks

又及:活动里适当的时候用了很多组合曲,真不错
anniversary的犯规程度真高啊!真高啊!​​​​


活动的s卡:【signal】桑山千雪
p1是补了p的位置的部分

p2写的非常非常生哭立拔
…..其实还有更拔的写法 但是那会很长吧
白描打工的一天()
扎实的满足了想听完整广播的欲望
在这之外,偶像们话语的温度和深夜便利店的温暖产生了一种共同的想象,后者是切实熟悉的,便很轻易的引到了小偶像相关的概念上

实在是非常非常棒的コミュ


写于4月10日,一开始没读s卡所以只写了活动主题内容丢微博上了,然后之后两天又和人聊了下,进行了一些小的补充和修改,丢bangumi上,最后在25日才把s卡补读上…又被震撼了一把,很喜欢。

这期活动是跟着一位管人读的:式部姉妹
管人本人也是和文中的一般人类似的营业社畜,所以读的时候颇有感触。声音和节奏都蛮舒适,阅读体验还不错。

高中时期某个学姐的故事

那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
那时候因为没什么事情,就加入了学校的工艺部,主要活动就是制作一些小手工艺品。
小装饰啦,小摆件啦,之类的。
部里人也不多,大部分都是女生。这也是很正常的吧,不如说像我这样因为不知道加入哪个部,结果被拉进来的男生才是少数。

因为以前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即使只是简单但小物件,也会手笨各种失误。幸亏部里有一位很温柔的学姐,常常来指点教导。她总是温柔的笑着,“这里呢需要注意哦…”

不过有的时候,很少的时候,会看见她显露出有一些寂寞的微笑。
那时候的她,眼里似乎是望着另外一位即将毕业的高三前辈。

在高三生即将毕业的前夕,我被分配到班级的值日担当。提着整理完的垃圾,晃悠悠的走去教学楼背面的垃圾处,在拐角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对话。
“前,前辈!那个——”
有点耳熟的声音,是那位桑山学姐。…所以,现在是…惯例的那种?
こ く は く?
“那个——请,请收下这个!这个是我前几天做的…护符…祝…祝考试顺利…”
声音越来越轻,几乎要听不见了。
似乎可以想象,总是微笑着的桑山学姐通红着脸的样子。
“嗯,谢谢你,千雪。很精致呢,有了这个护符,一定会顺利的,考试。”
“嘿嘿…还,还有一件事!”
“嗯?”
“那个..那个..”
……
……
“我…!…我,我也想和学长考上同一所大学。”
…这是大失败了吧,连我也能意识到。不过不知怎的,反而有点暗暗的庆幸。
“啊哈哈,那要努力了哦,偏差值还是有点高的。我会等着你哦。那,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哦”
“嗯..嗯!再见!”
前辈从另外一边走掉了。
“哈…”学姐长叹了一口气,自语着“又没说出口呢…”
然后也慢慢的离开了。
只留下我一个提着两大袋垃圾,还傻乎乎的靠在墙角望着天。

学姐到最后也没有成功的表白。
在前辈毕业后,她的眼里也再没有像那样存放过其他人的身影,她还是温柔的笑,温柔的指点。
但是那天那样…虽然我没有直接看到…那样的声音,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道划痕。
在部活结束,大家收拾东西准备离去的时候,我总是不经意的会去回头偷看,她是那样的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细琐的编制着不知道会给谁的护符。放学的夕阳穿过部室的窗户,在她的身上勾勒出橙色的轮廓。
真美呀。

高中的时间总是过的那么的快,上学,放学,考试。聊天打屁,偶尔有点活动,最终很快的结束。
学姐也毕业了。

桑山学姐好像最后没有考上和学长相同的大学。或者就没有投对应的志愿。
但是谁知道呢?我最后也没有和她很亲密,有次打着玩笑的语气问过一次,她啊哈哈糊弄着,看到她抹似乎能渗出寂寞的笑容,我也没有能忍心再问。

然后我也毕业了。
我本来成绩就不太好嘛,于是就没有选择进学,直接在家附近的一家小工厂里干活。

又过了一年还是两年,前几天因为公务,从九州到东京来办公。
东京总是有太多地方所没有的东西,密集的人流,时髦的少年少女们,嘈杂的广告和街边发的传单。整座城市都像是在热烈的奔跑,不知道会去向哪里。
我逆着人流走着,怀疑是不是和这里不太合适。

这个时候,似乎听到了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歌声。抬起头,在路边的大显示屏里,又一次看到了学姐的身影。
啊,原来现在是成为了一个偶像了啊。
她唱着跳着,像是花一样绽放着。

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会偷偷看着某个人呢,是否还会因为没说出口的话而错过呢。

虽然我自己也是,就是了。

推特:@ricopower87

ps:也是因为推特图点子摸的小短文儿,写于3月22日。
第一稿是上班时间摸的,记得那天还挺开心的。

2021.11 寿司机器人室外战

这期寿司萝卜总力战相对比较简单,只打过ex难度是进不了1档的,必须再往前压一点。
第一天的编队打了8000位然后每天都往下掉,最后两天把梅花狙母到了4星,然后小仓唯和黑猫等级都提了一下,再研究了下盾的机制,提到了7000。
虽然还有下滑,最后还是8000位收场。可喜可贺。

这期应该是开了专武的第一期,前排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另外一方面也是室外战的地形适应性对爆发很友善。
甚至看前排阵容和群里聊天,阿鲁的伤害同等练度甚至能比水魔王或者azusa更高…
我个人是练度没跟上了所以无法换上了,实际上把地雷妹换去p1之类的,或许也有能更往前的打法。
这期也是用上初音的第一期吧,群奶和加攻buff的功能性都很好,可惜的是如果要成为实在的战力还是要往上提星数….我还是没这种魄力直接拉满。

嗯..总之也是一档了!

很快就要开短期战的大黄鸡总力战,之前完全打不了ex难度,难度感觉特别高,就是靠磨是磨不过去,一队都会全灭的那种。只打了hardcore都进了一档。感觉这1个多月过去了距离上期也没多少提升…再加上重要的单点暴击提高役“ako”没抽到(丢了50抽,可以说是又亏钻又亏人),实在是有点担心还能不能进一档。
啊对了上一期一档也是8000多位来着。

那,本篇记录就到这。

又及:标题怎么标都不好看…算了标题上不写ブルアカ了…

20211120 杂谈

杂谈!久违的杂谈!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干也突然想不到什么事情那就来写博客吧!
……的,虽然说是这么说现在说到杂谈就想到tc台和管人,然后我就去打开tc台随便开了个主播…嗯好像平时打游戏无所谓,用来当写文的背景音还是太影响思路了,算了。

嗯从哪里开始呢?
哦刚刚打开页面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不觉得20211120这个数字也挺有趣的吗,看着有一些对称,但是实际上又不是对称,还挺好看的。不过要这么算的话一年有趣的日期还挺多的..例如20211102、20211012…不列了…
最近日子过的还行,大抵算的上不好也不坏的逐渐可见的往下面落,嘛这个话题就更算了,暂时。

说到日期的事情,今年已经快过完了(2021年,又快过完了),但是只写了2篇半东西,其中有半篇还是诗,着实是不太好,实在是不好到极点了,每年定期都说是要多写点东西多写点东西,呀每年末尾尾巴上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前两天一个朋友还说如果有追求就立刻马上多写作,我还附和了,真的回到自己身上什么都憋不出来,感觉有点顶级的自我厌恶了。
没什么办法,虽然对自己写的东西还挺自得的,但是终究也不过是兴趣层面纯靠一时点子的小玩物,变不成什么实在的东西。
上面那个朋友是某家手游公司的职业脚本。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就是我平时看他聊天吐槽评价某些东西还评价的挺不错的,实际上他的作品我完全没接触,看风评不太好…嗯…很神奇。
还认识一个人是在某个网文站连载那种…嗯说垃圾好像不太好,就特别一般网文的。
后者虽然是看不起的那种特别一般的网文但是又隐约的觉得钦佩,毕竟我还是没办法想象自己每天码个5000字的样子的…感觉撑死2000就脑死亡了。当然从很多地方上来讲那种一般网文有很多的注水空间…还是没办法想象。
所以有些时候也是觉得应该逼自己一下,就把自己丢某个境地,不写不行的自我折磨一下。
前几天写给圆香的生日文嘛。就有点自我折磨的味道了,上篇文吐槽没吐槽够草。实际上文是怎么凑出来的呢:
首先6月份就写了一个开头(甚至开始往中间过渡了),定了大体上的主题和思路,之后后面又开了一个不一样的文的开头。
然后就把这2个一凑,再把时间一改,柔和一下,再往后接着写。
就算是这样简单的事情,在后续又实在找不到点和写作的氛围(空气、语感,反正就是那种奇奇怪怪的自我推动力上的),简简单单几百个字磨了2个小时。
实在是折磨折磨。
…哎就大抵如此了!

说回来,虽然博客的文写的很少但是今年一些小的吐槽和评价还挺多的。主要是从饭否转到长毛象之后长毛象的字数限制很宽松,可以一口气多讲一点。
另外就是shinymas剧情相关的个人评价和感想还写了不少…这方面本身写的也不怎么好看,都直接丢在了bangumi相关的小组里,没往博客里塞。

『シャニマス』

然后前天在想:
反正自家博客都这么没人看了(应该没几个人会看吧),那不如随心所欲的多记一点东西。除了shiny相关内容之外,最近玩的手游弹射世界和蓝档案的剧情都是可圈可点的。长毛象本身搜索功能特别烂,只是手游的一些记录放bangumi上也确实没地方放…
不如…不如直接丢自家博客算啦!
如此如此。预期今天或者明天先把上期寿司总力战的感想整理一下,以后的例如shiny的pcup感想,弹珠的第十章感想都会往博客里丢。
也算是督促自己多成文吧…暂时甚至都不管主题是什么了,好像也成不了文这种东西只能说多记录多打字哈哈哈哈哈。

嗯好像还剩一个话题:
前几天博客坏了嘛,哦这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然后我改了一下友情链接里里的说明和自我简介的内容,说实话现在觉得有点太装模作样了…不过也不坏,那就先这样。
然后还有一个更换是将副标题的
『时空间隙的叨叨细语』改成了『いつか忘れる本の題名』
这个标题的中文大意是『总有一天会忘记的书的标题』。我很喜欢,特别喜欢这个标题。
这个题出自偶像大师闪耀色彩(shinymas)的某一个短事件的标题。
通常来说描述某个东西不会从…总有一天会忘,这种角度来描述。
从单纯的标题上,或许是给了一种隐约的『所有时光都会逝去』的忧伤感叹。但是特别巧妙的的是:这个事件本身是发生在樱花绽放的春季一个很柔和温馨的偶遇,因为shiny的标题是先于事件前展示的,整个事件又很美好,所以直接盖住了这种忧伤,最后抵达了一种微妙的融洽,又余味十足。
…呀感受到自己语文能力的巨大不足,好难orz

在这个事件的后续,故事中的主人公们站在春天的末尾上展望着下一个春天。
现在11月的杭州已经是入冬了,让我们也展望一下下一个春天吧。
或许可以先想想元旦和春节时候去哪玩?
那,虽然还有一些想聊的,今天…啊不对,这篇难得的闲聊就先到这里。
byebye,またね。

又及:写完之后往前一翻,这期的杂谈相比起来特别口语化。可能也算是一种一定程度上坦然了吧。

『第二年半』

“哈ーー”
早上樋口圆香从睡梦里苏醒,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大叹一口气。
做了噩梦的感觉。
望向窗外,今天还在下雨。

这阵子一直在下雨。
最开始是入秋的多雨,潮湿着绵延了很长的日子。前些天又来了从海面上登陆的台风。yahoo新闻满面的大雨和津波警报,学校也停了课。
但是等到台风眼的那天,所有的一切却又诡异的像是不存在。
能从电视里看到台风掠过的边缘有多大的风浪…这边倒是风平浪静,甚至太阳都要能看到了。

被憋坏的hinana兴奋着拉着3位幼驯染出门玩(“你是哪个品种的大型犬吗?”当时圆香这么说。“但是但是,不是很有趣吗~~难得的台风眼~~”),最后发现这风平浪静才是真正的错觉。
没错,随便转了几圈就被台风的暴雨教育了。
“呜哇,完全湿透了…”
“哈哈~但是~hinana很开心~~”她踩着水在雨里跑来跑去。
“恩,不错呢,难得的。”这个家伙也只会瞎玩。
“大,大家先找个地方躲雨吧!”

四个人站在车站的遮棚下,身上的水像是刚捞出来一样,从头发往下啵哒啵哒的往下落。
“怎么办…要回不去了…”
“一会就会停的吧~”
“这个是台风,停不了的吧。”
“嗯——要被挂起来了呢,那边的树”
“啊哈~~真的看起来好危险~~”
“你怎么这么开心。”
“晚、晚上还有和P的碰头会…”
“因为很难得呀,大家好久没有这么玩了~~”
“嗯,很久没有了,这样。”

很久没有了。
这是noctchill出道的第二年半。
在所有年数的数字上+1,看上去只是一点点的变动,却也藏了400余天的光景。
粉丝的数量变多,这是最明显的变化了。
逐渐增长的推特关注数,日常自拍下的点赞数。(有的时候在深夜里会有种隐约的恐慌,“原来我们现在在被这么多人看着啊。”)
再也不会有无人的演唱会。(hinana倒是觉得没有观众的舞台也有独特的乐趣)
杂志封面的出镜次数,新闻网站的标题,逐渐增多的工作。
像是一座金字塔,一日日一层层的往上累加。
当然或许是最重要的,回到她们自己。

“圆香前辈!生日快乐!”
“呀哈~圆香前辈生日快乐~”
“嗯,今年有记住。生日快乐,樋口。”

年龄,同样+1。

小小的屋子里(还是在惯例的聚会地方,浅仓家的2楼),4个人抽空碰面,祝福的生日歌声和烛火一起飘荡着。
“谢谢大家。”
“许愿吗?樋口。关灯喽。”
“嗯……”
她却一时间想不到什么愿望。
希望工作能够更多?不是。
希望偶像能做的更好?也不是。
希望能和她一样?其实也…没有。
希望能够摆脱某个烂好人?……。
希望大家能关系更好?似乎,也不需要许愿。
“圆香前辈在许很~复杂的愿望吗?”
算了,那就,愿一切顺利吧。
她闭上眼——
这个瞬间,歌声也停了,仿佛世界都暗了下来。

她不知怎的想起去年6月份的事情。
“浅仓,老师问你交进路调查表。”
“啊……“
“不要装傻,你听到了吧?”
“啊哈哈。忘记掉了,彻底的。樋口已经交了吗?”
“还没。”
“什么嘛。那——写什么呢——”
“要么就写偶像?像现在这样。”
“嗯…感觉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实感呢,偶像。和学校也没太多差别的样子。”
透将圆珠笔横着顶在上嘴唇上,慢慢往后仰。天花板上的电风扇一圈一圈的转着。

那个6月的时节里总是有着无止境的虫鸣,让人听得倦怠。印象里那天气异常的好。天很蓝,很干净,云也很少,飞行器在遥远的空中,拉出分割开天空的白色航迹线。
什么都慢悠悠的,没有个定数,像是那时候的她们。
“会摔下去的哦。”
“平衡感可是很好的,前天还被舞蹈老师表扬过呢,我。”

后来具体写了什么,樋口圆香已经没有印象了。
可能也就是随便填了点什么交上去了吧,按照透的性格。可能和高一第一次调查的时候一样,宇宙人呀,乌贼人呀,之类的。

随着偶像名气的进展,也不会再有老师来盯着这个事情了。

到了现在,高三的十月份,只为了出勤数到学校上课的她们,和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也已经有了明显的隔阂。
原先熟悉的同学逐渐陌生,搭话聊天总是能在2句以内结束,还有有些讨厌的偷看和低语。
偶尔会有低年级的学妹在休息时间进来要签名,倒是曾经完全没有预想过的事情。

“下的很大呢,雨。”
“这句话这周已经说了第五遍了。”
“嗯…那,再说一遍。雨下的真大啊。”
“六。”
“走吧?去教学楼背面的雨棚那里。”
“今天小糸和hinana都有工作,没有来学校哦。”
“欸?是吗?还是去吧,教室里总觉得有点讨厌。闷闷的这种空气。”
“…嗯”

这是她会做的。
她一直都是这样。
毫不忌讳的样子。直率的,纯粹的,却又总是能恰巧抵达的。
很多时候圆香会想,那些娱乐节目的MC介绍noctchill说是“透明感十足”的偶像,当然,包括她自己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也会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这个词,这种组合的印象色,其实只是“浅仓透”一个人带来的色彩吧。
是她的色彩。
她能轻巧记得那些只见了数面的人,能敏锐的捕捉到歌曲的情感、舞蹈的步伐。能简单的逗笑,能直截的触心。
或许还有,总是能,很自然的面对他。

可能这就是所谓“天性的偶像”吧。

她睁开眼,对侧的她的双眸在黑暗中也闪闪发着光。

“——香前辈?要一口气吹灭哦!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那~3” 这是这一年里依然总是在嬉笑的hinana。
“欸?要倒数吗?2,2!” 这是一直努力练习,同时还维持着学力的小糸。
“1。” 这是一如往常的自然的浅仓透。
“呼——”

我们都可以这样一如既往的下去吗。
我可以吗。

“HAPPY BIRTHDAY!”​​​​x3

(有新的信息)
生日快乐。樋口圆香。
新的一年也一起往前迈进吧!
from P


惯例的在末尾絮絮叨叨几句。

整个思路其实是6月份定的,然后写了一点丢着了,拿出来改吧改吧写成庆祝樋口圆香生日的完整的短篇…
想写的主题还是变化吧。除了关系性之外的,更切实的外界的年数增长的变化。
官方不能增长的时间就自己来……
明年就写毕业!(指高中)
但是散着散着有些写不动了….后续硬凑的不满意(加上时间到了)就直接抹掉了进行一个完。

具体的自我评价…怎么说呢,感觉味道还不够,意思到了,味道还不够。明明能写的更明显,更明确的阴雨味…不过其实..也还行吧?
好像还是不太行orz

好久没写文了,更久的是没写非shiny相关的文,虽然N组很香….最近才反应过来其实是不是对自己不太好,整个心力都投入在这个环境中,属于自己的那种幻想就有些失散…嗯…不知道怎么讲。
不过本来一年也就写不了多少(死
无论怎么说,樋口圆香是好的。是真的…喜欢上爱上的角色。
啊哈哈,继管人和tc生主之后回到了2.5次元企划的虚拟角色。
不过这个也算是原作写的特别好就是了。

本来是27日生日当天要发的,结果突然博客权限坏了,没办法登录,很神奇。周末才开始研究这个,折腾了一圈是某个文件权限莫名其妙关了。但是现在自动更新依旧不太好用…总之先用,改天还是把博客整个重装下吧…

又及:微博上丢的是把p的内容删了的(虽然也没两句
哎我就是没办法特别直白的写这种对角色的爱。P和圆香的关系性就完全,几乎,没办法写。
所以有的时候还挺羡慕群里某个一天大概10个小时发情各种dd的群友。。(当然很多时候也觉得挺恶心挺烦的x

再及:吐槽要比正文更长了w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

过去 水池 天使

山下村庄的少女,在山腰的深处发现了一面异常清澈的湖泊
镜面般的湖面上可以隐约的看见天上天宫的的景象。

“阿啦,是小妹妹呢”
有一天她在看着的时候被那侧的天使姐姐发现了,既然是天使姐姐,那当然不会做什么坏事。反而饶有趣味的和少女开始了交谈,讲述了很多很多的故事。那些是少女所从未接触的世界,天宫里的生活,山外面的世界。少女憧憬着这一切。

“等轮到我休假了,我一定要下界来找妹妹玩”
“嗯!”
“约好了哦!”“约好了哦!”

但是那天迟迟的没有来。
在她发现湖泊的2年后的一天,湖面产生了一阵巨大的波动,画面从此消失不见了。

“爷爷,以前有天宫吗?”
“囡囡,是从哪里听说的?是呀,以前好像是有过天宫的,那是几百年以前,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时候的事情了”
“那天宫后来怎么样了?”
“传说是被一个人打碎了”
“……”

少女还是会去那个湖泊,可能是某种生活的惯性,哪怕只是在湖边静静的吹着风。但是再也没有什么天使的故事了,只剩下树梢和灌木丛摇摆着作响。

少女长大了,但是她并没有什么离开这座大山的机会,和她的奶奶和妈妈一样,和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每天忙活着家庭和农事,偶尔从行商人那里听到一些外界的故事。也仅止于此。
等到她将要结婚的前一天(对方是隔壁家从小就认识的臭小子)她又来到了这个湖泊。湖面一如既往清澈的能看见里面的游鱼。
她猛的一跃跳进了那个静谧的镜面里,然后在湖底,她意外的找到了一个发光的小圆球。
一闪一闪的发着白光,温暖,柔和的。

可能这就是天宫的碎片吧。她想。

可能这就是那个约定所到来的一切。


其实最后的部分用镜面的碎片会不会更好?我不知道,但是希望是一个柔和温暖一些的东西。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故事,在群里聊天出的三题,随手写了一下,结果还满像样的成了文。也不错啦。